陌生人社交公司Soul港股递表 月活增速放缓仍面临盈利难题

《投资者网》侯书青

2021年6月24日,陌生人社交平台Soul本该在这一天登陆纳斯达克,但就在准备上市的前一天,Soul宣布暂停上市流程,称公司存在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。直到一年后的2022年6月30日晚间,Soul才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美银证券和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。

在Soul中止上市计划的一年中,发生了太多的故事。性少数群体社交平台Blued在4月30日宣布正式私有化;挚文集团(原陌陌集团,下称“陌陌”)6月7日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也显示,其净收入已经连续9个月下滑;BAT等大厂的陌生人社交业务,也大多做得不温不火。陌生人社交赛道的热度,仿佛有降温的趋势。

从业绩上看,Soul的营收增势明显,月活用户数量、用户付费率、付费用户月均付费等指标也颇为亮眼。但报告期内Soul的净亏损却也不断扩大,三年合计亏损超过17亿元。此外,扩张后的裁员纠纷、盈利业务单一、“投黄”案等问题仍然悬而未决。

陌生人社交,越来越难?

几年前,陌生人社交也曾是一条“千亿级蓝海赛道”。陌陌为行业探索出的“陌生人社交+直播”模式引来一众后来者效仿。赛道上的投资热潮发生在2014、2015年,分别发生了71起、98起投资事件。

陌生人社交的迷人之处在于:国内的熟人社交流量早已被腾讯的微信、QQ牢牢把持,龙头地位难以撼动,这部分流量也为腾讯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益。而与之相对的陌生人社交赛道,仍是一片蓝海。

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,近年来我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不断增长,至2020年已有6.49亿人。

社交流量所带来的不光是信息流,更是资金流,这对BAT、网易、小米、字节跳动等大厂的吸引力显而易见。这些企业推出过几十款陌生人社交APP,怀着各自的目标追逐着一个名为“社交”的梦。

但纵使在国内有接近总人口一半的用户规模,大厂们推出的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存活率却仍旧很低。反而是陌陌、Soul等创业公司成功突围,占领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心智。新人想要入局,正在变得越来越难。

这一赛道上的融资事件,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。2020年受政策及互联网红利退潮的影响,行业仅发生了4起融资,虽然在2021年有所回暖,但也仅有25起融资,再难重现当年的盛景。

几年下来,Soul跑赢了自己的同行,其2019年的估值甚至超过了如今陌陌的市值,成为赛道上货真价实的种子选手,但从招股书上看,Soul的日子也不太好过。

增收也增亏,为人做嫁衣

2019-2021年(下称“报告期”),Soul在几项关键数据上表现亮眼。

2021年,Soul的月活用户数量为3160万人,同比增长51.6%。日活用户数量为930万人,较2020年增长55.8%。在2019年,这两项数据的增速均在80%以上。此外,用户的付费意愿也有所提升,付费率从2019年的2.3%升至5.2%,付费用户月均付费额从21.9元升至60.5元。

用户数量与付费意愿齐升,Soul的营业收入增长迅速。报告期内公司的营收分别为7070万元、4.98亿元、12.81亿元,2021年的营收较前一年增长了157.3%。

但与此同时,Soul的盈利状况却并不乐观,报告期内公司的亏损也逐年扩大,分别为亏损3.53亿元、5.79亿元和13.24亿元。

拖累Soul盈利能力的,是占比巨大的销售费用,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2.04亿元、6.21亿元和15.13亿元,在当年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高达289.1%、124.8%和118.1%。

巨大的营销开支背后,是陌生人社交赛道上的选手们一直都在尝试解决的一个问题:陌生人社交难以通过熟人社交那种“一人带一家”的方式吸引用户,所以势必需要通过营销投入保持用户增长。

而社交本身就是一个将陌生人变为熟人的过程,随着用户之间的关系越发熟络,一句“加个微信”,就足以让他们选择将后续对话转移至熟人社交平台,从而降低Soul从用户身上发掘后续价值的机会。

一进一出之间,陌生人社交平台成为了一个单向的“旋转门”,用户从陌生人变为熟人,在实现了自己的社交目标后,很可能变得不再活跃。

今天的Soul,就站在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上。更尴尬的是,Soul的产品定位难以容忍它通过直播快速变现,而除此之外的变现模式仍处于较早期的探索阶段。

盈利模式单一,估值或存倒挂

Soul目前正在尝试三种变现方式,分别是:广告、付费会员、虚拟/实体礼物。

虚拟/实体礼物业务上线于2021年第一季度,名为好物商城,包含700多个SKU的商品,用户可以在聊天过程中互相赠送实体礼物,算是Soul在电商领域的试水。

可实际上,在2021年,真正为Soul贡献了现金流的只有广告与付费会员业务,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3.9%和6.1%。虚拟/实体礼物在2021年全年仅贡献了83.1万元的收入。

依托现有3000万级别的日活规模,Soul对广告商的吸引力较为有限。Soul想要进一步扩大营收规模,还需要进一步扩大自身用户规模并提升付费意愿。

而Soul的月活用户增速,较2019年已经出现减缓的趋势。Soul选择这样的时间点上市,或许是借鉴了陌陌的上市经验。

陌陌前CEO唐岩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陌陌是在它的增长曲线最漂亮的时候上市的,随着互联网红利的逐渐消退,陌陌整体上陷入瓶颈期。2022年6月7日,陌陌披露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其净收入为31.48亿元,连续9个季度同比下滑,净利润2.89亿元,同比下滑37.35%。

如今,坐拥过亿月活、超30亿营收且已经盈利的挚文集团的总市值已经不足10亿美元,远低于Soul在2019年融资时15亿美元的估值。更何况,2021年6月,Soul还收获了博裕资本、腾讯、米哈游等参与的1.69亿美元战略融资。

对月活增速已开始放缓的Soul而言,错过2021年6月的上市时机,是否意味着错过了最好的增长曲线?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责任编辑:CF013

Copyright © 2007-2023 九九影院 45影院 吾爱自媒体资讯站,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!粤ICP备18154276号 联系QQ: